你有性騷擾的敏感度嗎?

從鄭家純(雞排妹)性騷擾事件反思學習

· 心理師談心理

文:王雅涵心理諮商師

藝人鄭家純(雞排妹)在今年一月底po文指出,工作場合遇到老闆言行讓他感受到不舒服,認為對方把低級當有趣,而話題不斷延伸到當場唯一藝人「在台上吃豆腐」、公關公司道歉、公司聲明稿為舞台效果、(不是性騷擾)的記者會、雙重標準等等。在新聞與社群媒體當中,引發多方討論,許多人支持鄭家純(雞排妹),並因為他的「勇敢」行為,鼓勵了許多人私訊其被性騷擾的經驗,當然也有其他論點表示作秀、炒作、抹黑人,認為其形象本來就容易讓人誤會,替男歌手受抱屈!

性騷擾一直都是校園與職場中時常被談論和教導的主題,很多時候我們會認爲這是件小事,是幽默風趣、是「舞台效果」,台上講師說得像是別人家的事情一樣,台下的人們也就是當成一個必須完成的時數,有時腦子可能會想:「有這麼誇張嗎?」。但當真實情況發生時,很多人才會知道,原來真的不舒服的感覺,會讓人感到害怕,甚至僵住不知道怎麼反應,而這關乎的不只是男生或是女生,如同去年的館長被摸事件。

讓對方感覺到被冒犯、不舒服,而不當影響對方正常生活之進行,就有可能構成性騷擾。所以,界定性騷擾的最重要因素是被害人的感覺與意願,同樣的事件,有人覺得是有人覺得不是,在這模糊的定義當中,往往就會有許多人跳出來評斷,也支持雙方走上法律程序,去證明誰對誰錯!

有男網友提出,只憑一方感受不舒服就是性騷擾有點像一言堂的感覺,好像女生說什麼,男生就活該必須被控告,但除了主觀感受外,其實也和權利環境等等因素有關係。如同尾牙現場的狀況,身為主持人的鄭家純(雞排妹),很難在當場一巴掌打下去,並跟老闆說,你正在對我性騷擾,因為在當下的職場環境中,權力是不對等的,同時也考驗著對於工作的專業態度。故看起來接受,不代表喜歡,不代表可以繼續下去。這是每個人都應該學習的。

鄭家純(雞排妹)之後在臉書發文:「從沒想過,被欺負了還得對抗惡意。把歌手的名字說出來,如果導致我在演藝圈會沒有工作,我不在乎,因為我說的,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。」,其實也表示了這次的權力議題,身為一個藝人,很有可能因為這次的發聲失去工作,我想這也是很多職場性騷擾一直默默存在的原因之一。

也許在大家判定到底誰對誰錯的同時,我們其實更應該藉次議題跳脫出來學習幾個事件:

1.如何尊重他人界線

無論是陌生人到伴侶,沒有經過允許就是不可以輕易觸碰,當對方說不,就真的是不。很多時候兩情相悅是我們很難判斷的,但不要因此認定別人雙重標準,並不是人帥真好、人醜性騷擾,而是在於雙方的感受與尊重。

2.如何注意自己的言詞

許多的玩笑話、舞台效果、回文留言、色情影片,都有可能帶給他人不舒服。有些人喜歡黃色笑話,但也有人不喜歡,也許當我們在用詞上能夠更加的注意,無論是多一點的詢問,或是事後誠懇的道歉,都比爭論對錯來得有意義。如果不想被誤會,或是不想造成他人的不舒服,多一點重視自己在其權力角色下所言所行的影響力,相信模糊兩可的問題會減少許多。

3.如何培養對性騷擾的敏感度

為什麼沒有人跳出來替你說話?這不代表你沒有證據,很多時候在當下大家並不會發現或是知道可以怎麼做,當我們培養了對性騷擾的敏感度時,我們更能知道自己的感受,也更有機會增加拒絕,減少自責,而更多的自我保護,也能知道怎樣會造成他人的不舒服,而避免「疑似性騷擾的發生」。越多人有對性騷擾的敏感度,也能更加的成為其他人的幫助者。

4.「檢討被害人」的覺察

就連法官都無法輕易判定,更何況是一般人們呢?人們期待公平,但也常常合理化了公平:他一定是怎樣怎樣,所以才怎樣怎樣。很多時候我們要當事人提出證據、要當事人提告,背後潛藏的是「我不相信」,「你看起來明明好好的,為何事後這樣」、「你可以拒絕啊」、「是你這樣形象讓人誤會」,找出原因好像會讓我們感覺比較心安。證據在法律對錯中很重要,但在情感中卻不是,大家可以想一想,當你遇到一個創傷事件,每次想起都很不舒服,卻得在「提出證據」的過程中,一在反覆地去經驗成二度傷害,提告的確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,無論是流程或是心裡的感受,當事人要的是什麼呢?很多時候其實就是更多的尊重和誠懇的道歉吧。

最後我們來看看讓鄭家純(雞排妹)不舒服的言詞:

「妳單身喔,雖然我結婚了,但我可以為了妳離婚喔。」

「加碼數字隨便妳喊,因為妳是未來老闆娘。」

「我們還沒約會就喊這個數字,也太貴了吧!」

如果是你,你會不舒服嗎?如果你不舒服,你會說出來嗎?也許你覺得這些言詞還好吧,但這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接受。

我會不舒服,但我可能不會發現這種不舒服構成了「性騷擾」,我可能不會說出來,因為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就好,不需要搞大,不需要影響到自己的工作。

我想這可能是很多人的心聲吧!

關於性騷擾還有很多可以談的,之後有機會再繼續分享,希望大家在評斷這次鄭家純(雞排妹)對錯的同時,可以更多地以同理的角度去想,要說出這些話,不是那麼簡單,他的勇氣和之後所承擔的,其實是更多傷害不舒服的感受,而這是後的攻擊感,往往比當下性騷擾所帶出的不舒服,更加讓人難受。

今天的所言所行和社群媒體的討論,如果減少對錯批評,而把重點放在怎樣可以讓更多人在愛和尊重下有更美好的生活,我相信這就是培養對於性騷擾敏感度的第一步了!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